国产、香港、日本、韩国、欧美黄色成人三级a片电影、小说、图片,域名:
广告合作邮箱: redcsxs@outlook.com

【女白领的天体生活】(28)【作者:fiona6699】

字数:86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廿八)天体客房

  可可拿回证件和房卡,举起手打了个响指,叫道:「Let’s go!」说完,典
着两只自由跳跃的大乳房,扭着浑圆高翘的大屁股,大步走在前面。我瞄了一眼柜台后的小夥子,刚才表现得很淡定,装作「见惯世面」满不在乎的样子,此刻目不转睛的盯着可可性感的背影,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我心里不禁暗暗好笑,又瞄了瞄身旁的阿志,只见阿志也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呆呆的站在那里。我笑了笑,一边迈步跟上可可,一边招呼道:「走吧,发什么呆呢。」一旁的萍萍拽了拽阿志,也跟了上来。

  我们订的旅馆并不是什么五星级大酒店,只是普通的商务酒店,所以客房并不是很宽敞,客房摆了两张1.2米的床,除了必备的电视柜、写字桌、行李架外,靠窗的地方还勉强摆了一张小圆桌和两张休闲椅,供客人谈话或休息。卫生间对着客房的一面墙做了很大的一块透明玻璃,从客房向卫生间看,里面一目了然。当然,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这种设计现在很流行於各种商务酒店和快捷酒店,但我却一直对这种设计的真正理念不甚清楚。有人调侃说,是为了方便男人召妓,洗澡的时候可以一直关注房间内的动静,防止妓女乘机偷窃财物。又有人说,这是方便情侣开房,可以互相窥视伴侣洗澡,提高「性趣」。

  但我对这些说法都不以为然,觉得无论哪种理念,都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更何况像眼下这种标准间,是两张床的,分明是提供给两男或两女使用,这么块透明大玻璃,难道是提供给「同志」用的?可能有人说,你不会放下卷帘吗?如果是这样,那就更证明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了!而且,人有三急,有时候匆忙起来,难免会忘记或来不及,这个时候,除了大写的尴尬,还是大写的尴尬了……

  我自顾自胡思乱想,可可却不管我们,脱下背囊,随手扔向远处的休闲椅,旁若无人的往其中一张床扑去,然后又扭过身来,大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大声喊道:「真舒服啊!」

  可可此时的睡姿,可说是极其「不雅」。此刻的可可是伸开双手双腿,一丝不挂的呈大字型仰面躺在床上,毫无遮掩,光洁无毛的阴部,正张开「血盆大口」,对着众人。阴部的一切细节,包括粉嫩的阴唇、迷人的花生米阴蒂,以及阴户里面粉红色的内阴肉,都毫无保留的向众人展示着,非常的性感,非常的诱人!
  我对这一幕当然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但旁边的阿志,此刻癡癡的盯着可可诱人的阴部,又开始有点发呆。我笑着叫道:「喂,注意形象哟!」可可抬头瞄了眼,看到阿志正盯着自己阴部,目光呆滞,稍稍并了并双腿,笑道:「哼,老婆在旁边都这么不老实,平时在外面还不知如何花心呢!」阿志闻言一愣,有点不好意思的扭开了头,但裤裆下面却「诚实」地又支起了小帐篷。

  萍萍见状,板着脸啐道:「瞧你这点出息,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人家大姑娘都大大方方的,你一个大男人却躲躲闪闪!」阿志闻言,一时不知老婆大人是真生气,还是装生气,挠了挠头,也不敢看老婆的眼睛,只好喏喏的站着不敢接话。我却从萍萍的眼中看出来,萍萍根本就没有生气,只是假装恼怒。於是笑道:「好一个河东狮,这次阿志哥哥回去是跪键盘还是跪洗衣板呢?」萍萍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还要摆出一副恼怒的神情,骂道:「哪能这么便宜,这次要跪榴莲!」

  可可听了,吐了吐舌头,翻身坐起来,笑道:「阿志哥哥,都怪我,害得你要跪榴莲喽。来,别哭,抱抱!」说着,居然在床上跪了起来,挺起傲人的胸膛,向阿志伸开双臂。试想想,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赤裸裸的跪在面前,张开双臂对自己招唤着,加上可可又特意轻轻的咬着下嘴唇,眼中发出迷离的眼神,这种诱惑,这种情景,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下,阿志更尴尬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但可可这副色相实在是太迷人,明知老婆就在旁边,却怎么也舍不得移开目光,一直呆呆的盯着可可迷人的胴体。

  我看火候也差不多了,毕竟我们和萍萍夫妇也是初识不久,虽然彼此已非常熟络,但彼此玩耍的底线如何,还是要慢慢瞭解,要是玩过火了,超出了对方底线,闹得个灰头灰脸、不欢而散,也是彼此不愿意看到的,更是违背了我们出来旅游的初衷。

  我走上前,按下可可的手臂,笑着说道:「行了,人家跪榴莲还不够惨,难道还要害得人家跪碎玻璃才甘心吗?」可可和我心意相通,当即见好即收,跳下床,拍了拍脑袋,扭着腰肢叫道:「哎哟,好在你提醒,要不真的还惨阿志哥哥啦。阿志哥哥,对不起啦,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怪我啦。」可可左一句阿志哥哥,右一句阿志哥哥,叫得阿志是哭笑不得,想要说句什么回应,但眼前全身赤裸的可可,浑身花枝乱颤,胸前一对自由自在的大乳房不断的晃来晃去,眼睛都耀花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我心里暗暗好笑,暗骂道:骚货,还不肯消停……

  此时,我留意到,一旁的萍萍虽然同为女人,但看着眼前这一幕如此火爆、如此火辣的场面,眼中也开始有点迷离,脸上也泛起了红晕,估计此时此刻,萍萍的内心已经渐渐融入到可可营造的裸体氛围里了。我知道,这一切肯定都是可可的计划,作为心灵相通的好姐妹,当然不能袖手旁观,而是要推波助浪的啦。我想了想,笑道:「好了,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大家坐了几个小时火车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可可心领神会,坐回到床上,笑道:「嗯。确实是,明天大家还要战斗呢。萍萍,你们先去洗澡吧。」

  萍萍回过神来,笑道:「嗯。好的。」说着,打开行李箱,似乎想找什么衣服之类的。可可笑道:「找什么呢?卫生间里面什么都有。」萍萍回答道:「嗯,知道,但也要找出睡衣来换呀。」

  可可笑道:「还穿什么睡衣,脱下衣服,就这样去洗得了。」萍萍一愣,看了看眼前赤身裸体笑嘻嘻的可可,随即明白了可可的意思,脸上又飞起了两朵红云。我没等她说话,就接过话头,笑道:「是呀。这里又没外人,只有你老公和我们两个女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啦。」萍萍看起来已经有点动心,却还在踌躇着。可可笑道:「你们小两口在家里,不会都是穿得严严实实的吧。」

  萍萍笑道:「倒也不是,但也不会像你们这样呀,城中村的握手楼,你懂的。」可可笑道:「我们在握手楼也经常这样的。」萍萍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我笑道:「当然是挂了窗帘的啦。」萍萍籲了口气,笑道:「我还以为……」可可打断萍萍,笑道:「既然如此,这里不是握手楼,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萍萍没想到,牙尖嘴利的可可一下子又把话题绕了回来。萍萍本来也是性格开朗的人,从我们认识到现在的相处就知道。萍萍看了看我俩,想了想,咬咬牙,笑道:「好吧,今晚我就和你们疯一回吧。」说完,侧过身,三下五除二,把身上的连衣裙脱了下来,然后又利索的把胸罩和内裤卸下,再没有半分犹豫,也没有半分扭捏。

  这下,萍萍和我们一样,变成浑身赤裸,一丝不挂了。我和可可不约而同鼓了一下掌,可可还跳下床,迎上前,和萍萍拥抱了一下。我打量了一下眼前全裸的萍萍,只见萍萍身材比较丰满,浑身肉肉的,皮肤虽算不上白皙细嫩,但非常健康。胸前两只乳房很饱满,没了胸罩的束缚,呈八字形向两边张开,属於典型的「八字奶」。乳房上面的乳晕面积很大,两个黄褐色的乳头,高高突起,看起来很特别,也很有趣。

  萍萍还没生育,虽然体形丰满,但小腹还是非常平坦,非常光滑。令人惊讶的是,萍萍胯下阴部的阴毛,居然是经过修剪的!浓密的阴毛被修剪得很整齐,形成一个粗体的「1」字。两片宽大的小阴唇呈蝴蝶型向外伸展,把两片大阴唇都挤到了两边,两片宽大扁平的小阴唇不算太粉嫩,但看起来像花蝴蝶一样向两边展开翅膀,却也非常诱人。

  可可瞄着萍萍略显黑褐的阴唇,笑道:「看来你们夫妻感情很好啊!」萍萍并不是反应慢的人,略一愣就明白了可可的弦外之音,笑着轻声回应道:「嗯,还可以吧。」可可伸手捏了捏萍萍饱满额乳房,笑道:「哗,手感很好咧!阿志哥哥真是好福气呀!」

  萍萍嘻嘻的笑着,奋力挣脱可可的掌握,居然也反过手来,也捏了捏可可胸前同样饱满高耸的乳房,居然也学着可可的口气,笑着叫道:「哗!手感很好咧!不知那个瘟生这么好的福气呢!」瘟生是以前对嫖客的别称,萍萍这样说,显然是话外有话。

  可可略一愣,反应过来,气得哇哇大叫:「说我是妓女吗,看老娘怎么收拾你!」一边叫,一边张牙舞爪的向萍萍扑去。萍萍嘻嘻的笑着,转身逃走,两人居然在小小的客房追逐打闹起来,可可和萍萍的乳房都十分饱满,只见两人追逐打闹中,四只大乳房自由的上下左右蹦跳,晃得眼花缭乱,却又非常的赏心悦目。两人从我和阿志身边左穿右插,又一起摔到床上扭打,挣脱后,又继续追逐……闹了好一会,大汗淋漓的两人才气喘吁吁的慢慢平息下来。

  歇了会,萍萍说道:「我先去洗澡啦。」我笑道:「阿志,还不快去服侍娘娘沐浴!」萍萍笑道:「我有手有脚,还用得着他服侍。」可可笑道:「不用这么心疼老公吧。看你们这般恩爱,在家里肯定也经常洗鸳鸯浴的吧。」萍萍呵呵的笑道:「你这般牙尖嘴利,哪个男人受得了啊。」我听出了萍萍的弦外之音,马上扭头对阿志说道:「喂,还愣着干嘛呢!」现在,房间里一男三女的情形,是三个女人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唯一的男人却还是衬衣加西裤,穿得整整齐齐,感觉有点滑稽。

  阿志听到我叫他话,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但估计想到自己要在老婆和另外两个刚认识不久的女子面前脱光衣服,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迟迟没有动作。可可有点恼怒,啐道:「喂,你还是个男人不?我们几个大姑娘都这么大方被你看光了,你还在磨磨蹭蹭,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萍萍显然已经很习惯裸体的状态,甚至似乎很享受裸体的状态,见老公慢吞吞的,自然明白老公的顾虑。於是笑道:「不要紧,脱吧,是我允许的。」可可闻言,笑道:「看不出来,阿志哥哥还是个气管炎哟!」

  萍萍笑道:「唉,真受不了你的嘴巴。」转身帮阿志慢慢解开衬衣的纽扣。阿志见老婆亲自动手,只好任由其摆佈了。可可又笑道:「本以为是奴才服侍娘娘,谁知却变成了奴婢服侍老爷更衣沐浴啦!」阿志听了,脸庞有点发烧,萍萍知道可可嘴巴厉害,也懒得去斗嘴。

  不一会儿,在萍萍的帮助下,阿志已经脱剩一条三角内裤。勃起的阴茎,已经把三角裤都快撑破了。萍萍注视着阿志胯下的小帐篷,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的把三角裤退了下来。阿志勃起的阴茎,没了内裤的束缚,顿时横着立了起来。我打量了一下,阿志的阴茎不算粗,但长度却很长,难怪刚才支起的帐篷这么高,把内裤都差点撑破了。血红的龟头正对着眼前三位美女虎视眈眈。

  可可笑了笑,说道:「这么厉害呀,要不要先解决一下,再去洗澡呢?」萍萍笑道:「你嘴巴这么厉害,不如你去帮个忙吧。」

  可可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萍萍的意思。我们的可可岂是退缩服输之辈,向来是「有前没后,打死罢就」的性格。听萍萍如此激将,笑道:「要是你不介意,阿志哥哥愿意,那我也乐意呀。」萍萍进入裸体状态后,性格似乎比之前也更放得开了,笑道:「如果你乐意,我当然不介意了。」可可闻言,向阿志抛了个媚眼,笑道:「阿志哥哥,你愿意吗?」

  这下,屋子里的四个人,终於都完全进入了天体的状态。说也奇怪,刚才还衣冠楚楚时还「含羞答答」的阿志,脱光衣服后,居然立马变得大方起来,尴尬和不安之色都烟消云散,又恢复了刚认识时候的状态。刚才老婆和可可两人在旁边一唱一和,早就按捺不住了,听到可可呼唤,走前一步,挺着高高勃起长长的阴茎,说道:「怕你不成!」我心里暗暗道:可可这骚货,不久前才和丹丹爸大战三百回合,难道现在又准备和阿志大战一回?萍萍就在旁边,口中虽说不介意,难道就真的完全不去顾忌她的感受?

  果不出我所言,只见可可迎上前,伸手握住阿志的阴茎,抚捋了几下,笑道:「还是你们小两口默契,今天能认识率真的你们俩,真是开心。今晚累了,还是留给萍萍吧。」只见阿志眼中闪过微微失望之色,但随即又射出感激之色。可可笑了笑,说道:「你们快去洗澡吧。」萍萍眼中也传来讚许之色,拉着阿志的手,两人赤条条的往卫生间走去。可可笑着叫道:「不许放下卷帘哦!」萍萍举起手,拇指和食指相交呈榄形,其他三个手指直起来,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卫生间传来惊天动地的叫唤声和呻吟声,透过透明大玻璃,也可以清晰的看到精彩的「现场直播」。我和可可躺下来,一边观赏「直播」,一边休息聊天。我问道:「你答应他们明天一起去维权,有什么计划和打算?」可可狡黠的笑道:「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呗。反正我们这次出来也是漫无目的、随遇而安的。正好碰上这么好玩的事,怎能错过呢。」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们这次是出来体验天体旅行的,那种地方人山人海,而且是大白天,我们怎么参加?」可可笑道:「这样才好玩呀,你想想,天体维权,可说是前无古人,多么的刺激!想想都兴奋!」我吃了一惊,问道:「你真的打算赤裸裸的去参加示威啊?」可可笑道:「怎么?你害怕?」我微微一愣,苦笑道:「害怕倒也不是,村民们和官员们也不会吃了我们,只是担心可能会有记者。」

  可可笑道:「这个你就放心吧,这种事情在本朝,掩盖还来不及,哪里会广而告之!」我又一愣,笑道:「看来你这疯婆子倒也考虑的蛮周全哦。」可可笑道:「反正到时我们见机行事就可以,过两天我们就离开这里,谁也不认识咱们。」我听可可这么说,知道她已下了决心要去,我们姐妹俩一直都是风雨同路、并肩前行,那我自然也不会退缩的了。决定了以后,我心情也坦然下来,於是叉开话题,说些其他轻松的话题。

  萍萍和阿志在卫生间足足奋战了大半个小时,透过大玻璃的「现场直播」,我和可可见证了他俩缠绵的每一个细节,卫生间的每个角落,无论是淋浴间,还是洗手台,甚至是地面上和马桶上,都留下了他俩缠绵的印记,过程精彩绝伦自不用说,两人的体力和花样也是令人歎为观止,尤其是当他俩正面顶着透明大玻璃作战,五官和身体都被挤压得完全变形,那种感觉,除了火爆十足以外,那种扑面而来的现场感、真实感以及代入感,更是震撼十足,令人久久回味。

  两人赤条条的重新从卫生间依偎着走回来,已经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浑身软绵绵的,步履蹒跚地回到床边,两人马上倒了下去。可可笑道:「幸亏我识相及时退出,要不然,这会我可能已经成了废人了。」萍萍和阿志互相甜蜜的对视了一眼,萍萍说道:「可可,别看你说话刻薄不饶人,其实你是一个好人,处处为人设想,为人着想,认识你真好,真的!」可可笑道:「有你这句话,我决定了,明天就陪你上刀山!」萍萍真诚的回答道:「谢谢你!」

  闲聊了几句,我和可可也分别去卫生间洗了澡。保持天体的状态真是方便,卫生间洗簌用品一应俱全,所以可以无牵无挂、自由自在地进去,无牵无挂、自由自在的出来。当晚,我和可可共睡一张床,两人都光溜溜的,依偎着入眠,虽然开着空调,但互相感受着彼此身体直接传来的温暖,感觉非常的温馨、非常的暖心。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可可还在睡梦中,阿志就已经起了床,并上街买回来了丰富的早餐。我和可可懒洋洋的爬起床,看到两人已经穿戴整齐,并收拾好了行囊,坐在床边等着我们。我和可可身上依然是光溜溜的,经过昨晚一晚,大家彼此已经非常熟络,面对着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我俩,阿志和萍萍两人已经非常习惯。洗簌完后,阿志把小圆桌搬到床边,大家坐在床边一起吃早餐。早餐是小县城特有的小吃,非常好吃,我和可可都吃得讚不绝口。

  早餐后,时间也差不多了。萍萍看我俩还是赤裸裸的,依然没有任何穿上衣服的意思,於是问道:「可可、圆圆,你们当真是就这样和我们一起去维权吗?」可可笑道:「昨晚都和你说了,我们的衣服被一个色老头骗走了,想穿没得穿呀。」萍萍听可可又在胡扯,只好一笑了之。

  但想到待会是去集会,不是去玩的,而且现场都是乡下出来的乡亲们,我们两个女的赤身裸体,好像不太合适。可可看出了萍萍的顾虑和担忧,笑道:「放心吧,你尽管带我们去就行,有什么应付的场面和事情,交给我就行。」萍萍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看可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想了想,只好说道:「那好吧,一定要注意安全。我背囊里有衣服,如果需要,随时找我要。」可可笑道:「好的,谢谢啦。」

  这时,萍萍的手机响了,萍萍接了电话,是萍萍的表哥打来的。原来萍萍一大早告诉表哥,除了他们夫妇两人,还带了两个朋友一起。萍萍表哥是开车送货的,马上表示会开车过来接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楼下了。

  大家站起来,背好背囊,准备出发。萍萍再次看了看光溜溜的我俩,眼中传来确认的目光,可可笑道:「走吧!」萍萍不再说话,和阿志走在前面,开门出去,我和可可在后面跟上。时间已经不早,下到酒店大堂,大堂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徵,都是背着大大的背囊,胸前挂着一个有着又大又长的镜头的单反相机。这些人看起来似乎是一夥的,正准备聚合出发去某个地方。众人正在聊天说笑,突然见到两个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大美女走出来,都惊讶的停下了说话,注视着我俩。我们对这种目光早就司空见惯,当然不去理睬,典着两只毫无遮掩的大乳房,扭着白花花的屁股,大摇大摆的走出门去。

  门外停着一辆比较破旧的金杯麵包车,车边站着一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看见萍萍和阿志走出来,马上大声的打着招呼,猛然看见表妹夫妇后面,跟着两个大美女,而这两个大美女,居然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饱满高耸的大乳房、平坦光滑的小腹、还有胯下神秘诱人的阴部,全都毫无遮掩,毫无保留的向外展示着,不由得惊呆了,打了一半的招呼猝然静止,手停在半空中,非常的滑稽。

  萍萍对这种情景的发生似乎也是预料中事,笑着走上前,说道:「表哥,辛苦你啦!这是我们的朋友,专程从深圳过来帮忙助威的。这是可可,这是圆圆。」可可走上前,伸出手,笑道:「表哥你好!」萍萍表哥从惊愕中略略回过神来,盯着眼前这个离自己咫尺之遥,赤裸裸的美女,颤声回应道:「你好……你好……」看到美女的手已经伸在半空许久了,赶紧又举起手,与可可轻轻握了一下。可可嫣然一笑,迎上前,伸开双臂,轻轻的拥抱了一下萍萍表哥。萍萍表哥整个人都懵了,呆在原地,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萍萍见状,笑着摇摇头,伸手推了一下表哥,笑道:「别发呆了,咱们快走吧。」萍萍表哥这才回过神来,连声说:「是。是,是。」一边说,一边为我们拉开了车门。

  大家上车后,汽车平稳的驶出去,萍萍表哥渐渐恢复了状态,告诉我们,乡亲们已经基本到齐了,目前在县政府附近的街心公园集合,待我们过去汇合后,大家就向政府出发。乡亲们按照萍萍的交待,准备好了一些横幅、大字报以及扩音喇叭等等。可可笑道:「原来我们的萍萍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哦。」萍萍笑道:「总要有人统筹一下,乡亲们信任我,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阿志接口道:「为了这次行动,萍萍上网查了很多过往事件作参考,又向朋友请教,亲自写上访报告,熬了很多个夜晚呢。」我说道:「我们理据充分,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众志成城,一定可以达到目的。」萍萍道:「说是如此,但现在的情况,大家都清楚,也只能是尽力而为了。」顿了顿,又笑道:「这次被乡亲们推出来做总指挥,本来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现在有你们助威,心里又踏实多了。」可可拍了拍赤裸的胸脯,笑道:「放心吧,我们会鼎力相助!」

  说话间,汽车已经驶到公园边,停了下来。萍萍和阿志把行囊留在车上,先下了车,从车窗向外看,我微微吃了一惊,只见空地上站满了人,粗略估计大约来了两三百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年纪小的看起来还是小学生,年纪大的看起来竟然已经有七八十岁!看来乡亲们对这次上访是相当的重视,能来的基本上都来了,而且看架势似乎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看了这情景,我感觉头皮有点微微发麻,再看看自己,身上寸褛未挂,赤身露体,不由得向可可看去。这时,可可也正向我这边看来,我们目光交接,可可随即明白了我的担忧,笑着点点头,眼睛投来坚定的目光。

  我看可可态度坚决,又想到,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已经被赶鸭子上架,像昨晚可可说的,也没什么好害怕的。於是,我也坚定的向可可点了点头,以示没问题!和可可这样心意相通交换意见,感觉是最好不过了,根本不需说话,只需一个眼神,或一个表情,互相就收到并明白对方的讯息。我们不再说话,把背囊留在车上,一前一后跳下了车。

  空地上的人群看到萍萍夫妇下车,都往汽车这边看过来,很多人对萍萍夫妇高声打着招呼。突然,众人看到车上接着下来两个年轻女子,但这两个年轻女子,居然是赤身裸体,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无论是胸前饱满高耸的乳房,晶莹剔透的乳头,还是平坦光滑的小腹,还有胯下神秘诱人的阴部,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全都无遮无掩,大大方方的向外展示着,不由得都惊呆了,本来闹闹哄的,突然静默了片刻,随即交头接耳,对着我俩指指点点,几个长得流里流气的年轻男子居然此起彼伏的吹起口哨来。萍萍虽然在前面,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看她用力挥了挥手,示意乡亲们暂时停下说话,然后接过表哥手中的扩音喇叭,高声说道:「乡亲们,感谢大家百忙中放下手头农活,来到这里,参加今天的维权行动!这两位是我在深圳的朋友,专门过来为我们助威,是义务帮助我们的,大家掌声欢迎她们!谢谢!」鸦雀无声的众乡亲,目光一直盯着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我俩,从上到下,一直打量着我俩光溜溜、赤条条毫无遮掩的胴体。听了萍萍的话,眼中纷纷传来怀疑的目光,先是又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番,然后在萍萍表哥和几个乡亲的带领下,终於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同时也伴随着再次响起的此起彼伏的口哨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